咨询热线

0555-5581888

栏目导航

首页  /  最新公告

看看世界上被“垃圾围城”的国家

王久良的纪录片《垃圾围城》,曾为北京绘制 了一张触目惊心的垃圾包围图。但垃圾问题并 非哪个国家、哪座城市的“专利”。早在1987年,美国的“垃圾船”就已经臭名远扬,并暴露了纽约严重的“垃圾围城”问题。如今,伴随着社会、政治、经济等复杂因素,从美洲到欧洲 再到亚非国家,甚至在泱泱大洋之上,垃圾都在不断地“攻城掠地”……

黎巴嫩,垃圾危机演变为“国家灾难”

1.webp.jpg

2.webp.jpg

黎巴嫩垃圾危 机持续多日,垃圾袋堆满贝 鲁特街道

随处可见堆积 在路旁的垃圾,在夏季高温下 散发出阵阵恶臭,苍蝇、蚊虫满天飞。一些民众焚烧垃圾,滚滚浓烟和难 闻的气味使人感到窒息……

这是2015年7月出现在黎巴 嫩首都贝鲁特街头的一幕幕。黎巴嫩总理萨 拉姆痛心疾首地表示,黎巴嫩发生的 垃圾危机是一场“国家灾难”。

那些日子里,不少黎巴嫩民 众走上街头举行示威游行,切断公路,燃烧轮胎,抗议政府解决 垃圾问题不力,导致垃圾问题 迟迟得不到解决。许多黎巴嫩人认为,这场垃圾危机 不仅危害国民健康,而且有损于黎 巴嫩的国际形象和声誉,直接影响黎巴 嫩的旅游业。他们呼吁政府 立即采取措施,尽快清除堆积 在贝鲁特等地的垃圾。

据悉,黎巴嫩1997年在贝鲁特南 部开设了一个垃圾临时填埋场,原计划只用数年,结果用了18年,到2015年运营已是不堪重负。当地居民忍无可忍,早些时候就开 始封锁前往垃圾填埋场的道路,迫使当局关闭填埋区。黎巴嫩有关部 门在民众压力下,于2015年7月17日关闭了这个 垃圾填埋场,负责运输、填埋垃圾的公 司因合约期满也从当月中旬起停止收集贝鲁特等地的垃圾,导致大量垃圾堆积。这场垃圾危机 还由贝鲁特蔓延至其他城市,民众甚至被迫 焚烧垃圾,或是将其丢弃至山谷、河流或者近海区域,引发了当地居 民有关健康危害的担忧。

意大利那不勒斯:垃圾危机旷日持久

3.webp.jpg

早已爆满的垃 圾桶四周堆满垃圾,居民楼前的铁 栅栏上挂着各色垃圾袋,商店门口堆起 了一人多高的空纸盒,一些沿街角落 成了临时垃圾堆,易拉罐、啤酒瓶躺在路中央,废纸随风飘,绝大部分商店 关门谢客……

2007年,意大利南部坎 帕尼亚大区首府那不勒斯爆发“垃圾危机”。有些学校更因 为老鼠横行而停课,旅馆客房入住 率明显下降。这引发了市民 的强烈不满,示威活动愈演愈烈,甚至有人愤而放火,开始焚烧垃圾。暴力冲突造成 数十人受伤。

垃圾问题是困 扰意大利多年的痼疾。意政府先前新 建垃圾场的提议遭到过当地民众的强烈抗议。政府后又计划 选择在距离泰尔齐尼奥市区800米的维苏威国家公园(维苏威国家公 园以其独特的自然风光和野生动植物闻名,园区内的维苏 威火山距那不勒斯20公里)新建一座欧洲 最大的垃圾处理场。由于遭到拟建 垃圾填埋场附近居民的反对,一直没有很好地落实。因反对修建大 型垃圾填埋场,坎帕尼亚大区 的泰尔齐尼奥和波斯克瑞亚雷两座小城抗议活动不断,当地和周围城 市的垃圾处理工作陷入瘫痪状态。到2010年10月下旬,再次引发了数 天的警民冲突,并引起了欧盟 的高度关注。

有人将那不勒 斯垃圾问题无法根治的重要原因归咎于黑手党,因为他们把垃圾看得“像黄金一样值钱”,并用威胁、利诱等手段,非法承包或控 制了那不勒斯至少一半的垃圾运输和处理业务,还将回收废品 简单清理后偷偷运往非洲和亚洲销售,从中谋取巨额暴利。

西班牙、法国、英国:多重危机导致 垃圾滞收

4.webp.jpg

西班牙垃圾危机

2013年11月5日,西班牙首都马 德里的环卫工人开始无限期罢工,抗议即将到来 的裁员浪潮。马德里街道的 清扫和公园维护工作均陷入停滞状态,一些抗议者故 意把垃圾桶内的垃圾倒在街头。尽管马德里出 动警力将阻碍交通的垃圾桶搬走,但满街不断增 长的垃圾让西班牙首都深陷“垃圾围城”的困境。

无独有偶。2009年10至11月,法国马赛的环 卫工人掀起了为期两周的罢工运动,数千吨垃圾堆 积在街道无人清理。当地政府表示,街头垃圾数量 每天增加1600吨,这些垃圾对市 民健康造成了严重威胁。

2011年 1月,因为大雪、假期和罢工等原因,英国多地也积 压了大量遍布城镇街道的垃圾袋。例如在贝德福德郡,垃圾收集工作 停滞了约1个月;爱丁堡的一些 垃圾箱则有5个星期没有得到清理。英国环境健康 特许协会警告说,老鼠、狐狸和猫可能 会撕破积压的垃圾袋,以寻找食物,人们的健康也 将因此面临很大的威胁。而在2008年,受金融危机影响,废塑料废金属 的回收价格一路暴跌,英国大批可回 收垃圾无人购买,导致这些垃圾 堆积如山。

菲律宾:马尼拉垃圾山 坍塌酿悲剧

5.webp.jpg

为应对国内的 垃圾危机,一些欧美国家 想到了垃圾外销。于是,每年都有大量 垃圾通过“合法”或偷运手段运到亚、非的一些国家。例如,尼日利亚“消化”了意大利倾销 的大量垃圾,印度尼西亚“进口”了来自欧美的 大量垃圾……其中也包括中国。堆积成山的垃圾,在受到垃圾“侵略”的国家中酿成 了多幕惨剧,尤以菲律宾的“帕亚塔斯事件”为最。

帕亚塔斯,是菲律宾首都 马尼拉最大的垃圾堆放点,占地约22公顷,常年堆放有300万立方米的垃圾,奎松市及其他 一些城市的垃圾都堆放于此,由于清理不及时,垃圾山经常堆 至数十米。垃圾山常年挥 发而产生一氧化碳和甲烷等有毒气体,由于垃圾山经常自燃,当地人称其为“冒烟的山”。虽然“臭”名远扬,当地人却不无 讽刺地给垃圾场取了一个雅名——“希望之地”。因为在菲律宾的7000多万人口中,首都马尼拉就有1300多万人,很多农村的“新移民”怀着致富梦来 到马尼拉,由于住房困难,便在城市四周 搭起简易棚屋。帕亚塔斯垃圾场附近,就是有着8万多人口的贫民窟。

2000年7月,一场暴雨导致近20米高的垃圾山倒塌,转瞬之间将周围100多间木制贫民 棚屋淹没。垃圾堆倒塌时 压毁了电线杆,导致电线走火,引燃垃圾,进而造成大火蔓延。事故共造成124人死亡,100多人下落不明,并使500多户贫民无家可归。

菲律宾很少使 用垃圾焚化炉,据说采用填埋方式,既能减少空气污染,又能节省处理费用,可谓“一举两得”。为节省运输费用,垃圾填埋区大 多在市区附近,帕亚塔斯垃圾 场就是其中之一。

如今,随着社会的发展,发展中国家日益觉醒。欧美倾销垃圾的做法,已经引起了亚 非国家的警惕。

美国纽约:1987年,“垃圾船”臭名远扬

6.webp.jpg

美国一摄影师层拍摄"垃圾埋人"照片,以此凸显美国 人大量制造垃圾的现象。

1987年春夏之交,美国纽约一艘名为“莫布罗”号的驳船,满载着脏水四 溢并散发恶臭的垃圾在海上漂泊,寻找可以“卸货”的地方。这艘船在海上行驶了56天(一说为65天),途经了美国的8个州和3个国家,最终还是没能 找到一个能廉价倾倒2900吨垃圾的地方。最后它又驶回纽约,在布鲁克林把 这批垃圾烧掉了。

美国亚利桑那 大学的考古学家比尔·雷斯杰,创立了“美国垃圾史”。据他研究,垃圾危机始于 垃圾船的出现。当年,“垃圾船”从一个港口行 驶到另一个港口,却无一例外地 遭到拒绝,成了“过街老鼠”。

1989年11月,美国《新闻周刊》的封面报道曾 经震聋发聩地写道:“垃圾堆到了家门口,我们正在被活埋……”令人深感切肤之痛。美国“垃圾围城”问题之严重由 此可见一斑。

历史上,纽约曾是美国 市容最不整洁的城市之一。上世纪80年代,由于人们到处倒垃圾,纽约在街道拐 弯处设置了6万多个笨重的铁丝网。纽约市公共卫 生局还成立过一支环境卫生警察队伍,他们在各区昼夜巡逻,遇到乱扔果皮纸屑者,除当场训斥外,还课以50~250美元的罚款。但纽约街头依 然到处是堆积如山的垃圾,有的饭店不得 不将装满垃圾的垃圾袋放在屋顶平台上。为扭转垃圾围 城的局面,负责垃圾清除 和处理的纽约市公共卫生局做了不懈的努力。

“第八大陆”,臭名昭著的海 上垃圾岛

7.webp.jpg

8.webp.jpg

今天,如果克里斯托夫·哥伦布带着3条快帆船从西 班牙帕洛斯出发,穿越大西洋,穿过巴拿马运河……寻找最初的目 的地印度,他将无法顺利抵达。因为,在半路上会遇 到一个新大陆——“太平洋垃圾大板块”。这是法国《国际信使》周刊一篇文章 的开篇描述。

从废弃渔网到塑料袋、废弃水瓶、香烟过滤嘴……臭名昭著的“太平洋垃圾大板块”位于夏威夷海 岸与北美洲海岸之间,由数百万吨被 海水冲积于此的垃圾组成。数年来,北太平洋亚热 带涡流将来自海岸或船队的塑料垃圾聚集于此——它相当于2个美国的德克萨斯州,约有4个日本大小。据美国西海岸 环保组织阿尔加利塔海洋研究基金会计算,到2030年,这一板块的面 积还可能增加数倍。

专家们警告,“垃圾板块”给海洋生物造 成的损害将无法弥补。在这一水域的 主要部分,垃圾的厚度可达30米。这片水域中的 塑料垃圾与浮游生物的比例已为6比1,这令人担忧:因为这些垃圾 大多不能生物降解,随着时间推移,它们只能分解 成越来越小的碎块,并在鱼类和海 鸟的胃里越积越多……而拖网清除这 些垃圾将会耗资巨大。

有报告称,倾入海洋的垃 圾数量已经达到了警戒位置,它将严重破坏 海洋环境、伤害野生动物,并危害人类健康。将垃圾倾入海洋,绝非破解“垃圾围城”的明智之举。

“垃圾围城”怎么破? 盘点国外垃圾 处理经验

垃圾围城,严重威胁到社 会的可持续发展。如何处理垃圾?“一埋了之”和“垃圾外销”注定难以为继。一些国家的破 解之道值得我们借鉴和思考。

韩国:“按量付费”替垃圾“瘦身”

为破解“垃圾围城”危机,韩国政府在1986年出台了《废弃物管理法》,并于2012年对该法做出了“按量付费”的调整。

韩国将城市生 活垃圾分为4类不同的种类,并使用不同颜 色的垃圾袋回收,不遵守制度者 被处以最高100万韩元的罚款,该条例的颁布 很大程度地促进了市民的自觉性。

2010年,韩国的一些地 方开始对食物垃圾按量收费。收费则主要采用3种方式,第一是射频识别卡(RFID),居民用卡打开 特制垃圾桶,将垃圾扔进去。系统会自动称重,然后记录在用 户的账户里。用户需要每月缴费;第二是付费的垃圾袋;第三是条形码 管理系统,居民可以直接 将食品垃圾扔到垃圾桶里,并购买垃圾桶 上的条形码贴纸。不少家庭主妇 为节省垃圾处理费,会先把垃圾中 的水漏干再放入袋中。成本因素也刺 激了韩国人为垃圾“减肥”的积极性。

日本:从源头控制垃 圾生成量

日本从源头控 制垃圾的生成量,法律约束起到 了重要作用。例如,确保社会物质 资源循环利用的《循环型社会形 成推进基本法》,关于恰当处理 废弃物的《废弃物处理及清扫法》,以及《资源有效利用促进法》《容器包装再生利用法》《家电再生利用法》《食品再生利用法》《汽车再生利用法》等。

在法律约束下,日本国民均按 照有关规定,进行“3R”实践,即减少(Reduce)、再利用(Reuse)、回收(Recycle),这从源头上有 效减少了垃圾的生成量。它敦促日本国 民尽可能不买和使用容易产生大量垃圾的物品,尽可能延长物 品的使用寿命,不轻易抛弃,并尽可能使物 品再生利用。

同时,日本实行定时、分类投放垃圾的制度,有效控制了二次污染。废旧家具、自行车等,会被送入“粗大垃圾破碎设施”,陶瓷、碎玻璃等不可燃垃圾,会被送到“不可燃垃圾处理中心”。之后,工人首先要将 其中的铁、铝等可再利用 资源挑选出来,再将剩余的垃 圾进行焚烧或填埋。

法国:垃圾回收“两大法宝”

化解垃圾危机,法国有“两大法宝”:垃圾回收和低 污染处理。

垃圾分类已成 为法国人的日常习惯,几乎每家每户 都有不同颜色的垃圾桶,每家超市都有 电池回收处。法国还通过政 府干预推动垃圾回收新技术的开发。

对于不可回收的垃圾,则采取低污染处理。例如,位于巴黎郊区 伊夫里的垃圾焚烧中心,每年可处理73万吨垃圾,但它的过人之 处还在于它降低污染和变废为宝的“本领”。垃圾焚烧过程 中产生的热量可为附近家庭供暖,并转换成了电力,在保证焚烧中心用电“自给自足”的前提下,可将多余电力 卖给法国电力公司。焚烧后的废铁和炉渣,则被运到回收 中心废物利用。

位于巴黎西南 的依赛纳垃圾处理中心,是欧洲最大的 地下垃圾处理厂。它的污染指标,包括废气、废水、噪音等,均低于欧盟标准。如废气中的粉 尘处理率达到99%,二噁英的排放 几乎为零,公众在地上几 乎听不到任何噪音。

德国:立法保障循环经济

1972年,联邦德国政府 就制定了《废弃物处理法》,其后被多次修订,涉及垃圾减量化、分类管理和回 收再利用。其主要条款有:尽量减少废弃 物的产生,如开发节约原 材料的技术和重复使用包装;废弃物再循环,作为原材料、肥料或燃料;通过改进废弃物收集、运输和处理的技术,来提高废弃物 管理的环境无害化水平;减少有害废弃物;识别和重新处 理老的填埋场。该法规定了预 防优先和垃圾处理后重复使用原则,确定了废弃物 管理的优先顺序:避免、再循环、处置。

此后,德国政府开始 注重从源头减少垃圾数量,并颁布了《循环经济法与 废弃物处理法》。该法还确立了“生产者责任”和“全民责任”:促使生产者对 其产品的整个生命周期负责,即“从摇篮到墓地”的管理。消费者也必须 遵照法律规定进行废弃物处理。


在整体法律框 架搭建好后,德国还根据各 个行业的不同情况,制定促进该行 业发展循环经济的法规,如《电子和电器法》《饮料包装押金规定》《废旧汽车处理规定》《废旧电池处理规定》《废木料处理办法》等,推动循环经济的发展。

来源:本站   编辑:超级管理员
打印本页   关闭窗口   返回顶部
友情链接:    668彩票   至尊彩票app   荣鼎彩票网   人人中彩票   北京pk10赛车手机直播开奖